您现在的位置是:炸金花 > 牌九 > 正文

十三水过河拆桥?足协归化新政针对恒大家 戴上紧箍咒

  • 发布时间:2019-12-01 01:13
  • 文章作者:炸金花牌九

  十三水

  记者白国华报道 11月25日的中超投资人会议上,终于拿出了一个关于每家中超俱乐部可以拥有多少入籍球员的草案。

  而从整个赛季看,关于入籍球员的措施指定,中国足协一直是摸着石头过河,迁延到现在,也是到了应该拿出措施的时候了。

  2019年3月,中国足协颁布了《中国足球协会入籍球员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对于入籍球员这个新鲜事物,《规定》其实主要针对入籍球员参赛手续,如注册、报名等事宜进行的规定,所以,这一规定中并没有涉及哪些球员可以归化,俱乐部归化球员有没有名额限制等更为球迷关心的内容。

  在夏窗开启之前,国安的李可、侯永永,鲁能的德尔加多这些入籍球员分别代表其俱乐部在联赛中上场,而李可更是成为第一位入选国家队的入籍球员。而在夏窗期间,恒大开始火力全开,从艾克森开始,他们签下了多名入籍球员:小摩托费尔南多,野牛阿洛伊西奥,再加上高拉特、阿兰的入籍,还有具有华裔血统的布朗宁,于是,恒大拥有了六名入籍球员。

  所以,在夏窗期间,当时中国足协已经讨论了过相关问题,希望对于3月的《规定》进行再补充。其中一个说法是,足协将会对每家俱乐部拥有入籍球员的数量会进行规定,他们的意见是每家俱乐部只能允许2个名额。

  而随着夏窗过去,联赛重新开启以后,这个议题在足协看来并非“迫在眉睫”,毕竟足协的改选,国家队的成绩,联赛的平稳进行,职业联盟的召集成立,在这些“大事”面前,“每个队拥有多少入籍球员名额”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按照《规定》,于是出现了很多现象:譬如说,已经入籍成功的艾克森,还是只能按照外籍球员来注册,于是艾克森转会恒大以后,占据了一个外援名额,为了让注册外援名额达到中国足协的要求,恒大费尽苦心:撤下蒋光太,这位华裔入籍球员半年都无法打比赛;同时,在签下小摩托以后,恒大马上把他租给了河北华夏,乍一看,这笔交易和恒大毫无关系;签下野牛以后,恒大马上又把他转租回野牛原来的俱乐部广东华南虎;高拉特回归以后,一直在养伤,所以恒大干脆没有给他报名。

  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都是在政策没有明朗的情况下闪展腾挪,但这一切都存在极大风险,因为谁都不知道,接下来关于入籍球员的政策会如此变化。

  目的。就是希望利用入籍球员,迅速提升国家队的水平,为进入2022年世界杯而努力。李可、艾克森两人跟随国家队出征40强赛,其中,艾克森是主力前锋,不过艾克森在国家队的表现,也没能让人眼前一亮。

  艾克森不是救世主,那么接下来到了明年,高拉特、阿兰和费尔南多陆续可以代表国家队效力以后,情况是否就有所改观呢?

  方向:归化这盘棋的操盘手,并非中国足协,而在实施的过程中,恒大成为最主要的执行方,这个看起来比较顺滑的计划,现在却随着里皮的挂冠而去,又出现了变化,新任主帅无论是谁,都要考虑这个问题:新一届国家队,如何用好这些入籍球员呢?

  而在此期间,无论是职业联盟还是中国足协,对于入籍球员的进一步政策,都没有拿出一致的结论,直到这一次的中超投资人会议,才拿出了这么一个草案:华裔入籍球员,按照普通国内球员政策(包括他们的薪金标准),而非华裔入籍球员,全年允许注册两人,但每场比赛只能上一人。

  毫无疑问是恒大。在已经拥有入籍球员的俱乐部中,北京国安有李可和侯永永两名入籍球员。其中,李可是主力,侯永永是替补;鲁能的德尔加多目前已经成为替补。

  可以说,如果这个草案通过,对于国安和鲁能没有任何影响,唯一的变数是,上述球员的薪酬——不过,旧合同仍旧要执行,所以真正影响的是,这些球员的合同到期以后,他们新合同应该怎么签订。

  而对于恒大来说,这个政策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拥有的入籍球员中,蒋光太(布朗宁)有华裔血统,情况和李可等人一样;然而,他们目前拥有艾克森、高拉特、阿兰、费南多和洛国富(阿洛伊西奥)五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在”注2上1“的政策下,该如何进行取舍呢?

  这个问题对于中国足协是两难的:一方面,恒大为归化政策出了”大力气“,然而归化成功以后,却对于注册名额进行了限制,未免有过桥抽板之嫌;另一方面,如果不进行限制的话,想象一下这些球员都以内援身份在恒大注册,再配以保利尼奥、塔利斯卡这样的外援,中超其他球队如何跟恒大竞争呢?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出现这种尴尬局面,只能说,当初大力推行归化政策的时候,设计者没有考虑到这么多入籍球员集中在一个俱乐部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而当这个问题无法再回避的时候,才会显得那么棘手。

  接下来事情会怎么发展,就看各方怎样协商——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注2上1“的草案,还要在未来几天过堂,因为第二轮投资人会议马上展开,这才是真正的角力场,毕竟这次,老板们可能要参加了。

  据记者了解,第一次中超投资人会议,关于未来的几条政策,代表已经进行了唇枪舌剑的交锋,而第二次投资人会议,相信交锋会更激烈——而关于入籍球员的问题,可以这么形容:这是恒大一家在和其他俱乐部在交锋。

  不过,如果把时间拉长来看,有时候可能是公平的。2012年,中国足协通过了恒大提出的7外援法案,这个法案对于所有参加亚冠的俱乐部是公平的,不过因为当时只有恒大还在征战亚冠,所以这个法案相当于是为恒大量身打造的;而到了2019年,拥有六名入籍球员的恒大,在遭遇“注2上1”的入籍球员新法案的时候,突然发觉面临着以己之矛,攻子之盾的局面,因为这个法案对于所有中超俱乐部来说,也是公平的,但一旦通过,其实就是给恒大一家头上戴上了金刚圈,念起了紧箍咒。